读黄克孙译《鲁拜集》中几诗感

2017-12-30

黄克孙先生是MIT的做物理的学者,在统计物理方面颇有建树,写过教材《Statistical_Mechanics》,在华人物理中算是十分不错的了。

郝柏林院士有故事说,有些苏联的物理学家常把黄克孙先生与黄昆先生混为一人,因为他俩的名字缩写均为K.Huang,黄昆先生在我国固体物理领域作出了相当漂亮的工作,由此见Kerson Huang的物理工作相当出色了。

“同杨振宁、李政道在刚盘玻色系统方面的解析研究是他早期成名工作之一”,杨与李在上世纪毫无疑问是中华物理领域最杰出的代表了,黄先生虽然物理成就不及前二者,但是能以文字得钱钟书先生赞扬的,黄应是独一无二的物理人了。

得钱老赞赏的文字即是黄先生翻译的《鲁拜集》,有意思的此集郭沫若也翻译过,然而却落了黄的下风,不得不说心境和气节还是很要紧的。

《鲁拜集》是波斯诗人Omar Khayyam写作的诗集,鲁拜为Robajo的音译,为一种诗体,与中国绝句有形似之处。下面不妨看几首,黄先生的译文与Edward Fitzgerald英译的对比。原诗为波斯文,由Edward Fitzgerald花费二十余年翻译,也被认为是最好的一版翻译。

Before the phantom of False morning died,Methought a Voice within the Tavern cried,”When all the Temple is prepared within, Why nods the drowsy Worshipper outside?”

黄先生译:

一抹朝暾染四埵,
隔門客舍語依稀:
『生涯莫放金尊嬾,
人易凋零酒易晞』。

最后两句”生涯莫放金尊懒,人易凋零酒易稀“,化用李白的“莫使金尊空对月”,一气呵成,淡而有味。

Iram indeed is gone with all its Rose,And Jamshyd’s Seven-ring’d Cup where no one knows;But still a Ruby kindles in the Vine,And many a Garden by the Water blows.

黄先生译:

沉沉消息七環杯,
伊覽芳華盡劫灰。
唯有野花紅似昔,
年年爭向水邊開。

如何说,黄的诗有一种经历过后的味道,使人读起来舒服,有李煜的些许味道。

Come, fill the Cup, and in the Fire of Spring Your Winter-garment of Repentance fling: The Bird of Time has but a little way To flutter — and the Bird is on the Wing.

黄先生译:

春火珠紅酒裏天,
心中塊壘碎尊前。
白駒此去無多路,
歲月無情已著鞭。

这一句”岁月无情已着鞭”神来之笔,不知道黄先生的物理里面有没有如此漂亮的学问,有时间去看一番。

可惜的是,黄先生去年西去了,岁月无情,人易凋零。 黄先生生平著作横跨文理,不拘一格,后辈楷模。

致敬。

回到首页

所有文章